早教机构跑路关门不断 预付款模式成顽疾

  随着家长对早期教育认知度的提升和家庭财富的增加,越来越多的机构进入早教行业。与此同时,行业竞争逐渐加剧。

  今年以来,爱乐乐享国际早教中心多家门店、水孩子(祥云小镇)等门店关闭引发市场关注。

  一位购买早教课程的北京家长向《证券日报》记者介绍,近年来,早教价格水涨船高。一些早教机构一般都是按照课时收费,每节课45分钟左右,价格不等,有200元,也有500元。不过如果报的课时越多,单节课价格也就越便宜。为了降低每节课的成本,一些家长在早教机构的引导下,会购买大课包,一节课的价格可以降20%。

  对此,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教育培训机构,包括早教机构破产、倒闭、卷款而逃这类新闻,近年来高频次出现,舆论把这归为教育培训机构的乱象,但这并非教育培训机构独有的问题,而是涉及预付款经营模式的所有经营性机构的共同问题。

  跑路关门不是新鲜事

  爱乐乐享国际早教中心多家门店关闭再度引发市场对早教机构营运持续性的关注。记者联系爱乐乐享早教机构(顺义店),但未得到工作人员回复。

  《证券日报》记者在某电商平台查询到,爱乐乐享多家店铺均显示歇业关闭状态。

  在爱乐乐享长楹天街店,该商场的物业在已关闭的门上贴了一份公告称,截至2019年10月20日,爱乐乐享欠其租金18.98万元尚未缴纳,处于欠租状态。特提醒所有已经办理了各种形式的卡、券、会员资格、会员服务或其他预付费消费形式的顾客,谨慎消费,及时办理退卡消费事宜。

  上述公告还主动提供了爱乐乐享品牌负责人任重的联系方式,但记者多次拨打后并没有人接听。

  有家长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挺大的一家早教机构,说跑路就跑路,退费也找不到人,很无奈。

  实际上,这几年,早教机构跑路并不是新鲜事儿。

  在此之前,水育早教机构——水孩子(祥云小镇店)也出现了闭店的消息。据记者了解,目前该店尚未完成学费退还工作。

  需要注意的是,对早教机构进行有效的约束是整个行业亟待解决的痼疾。

  熊丙奇还向记者介绍,教育培训机构的一个特点是,先交学费,再上课,有的甚至是提前一次性交完多年的学费。其风险在于,如果培训机构倒闭、关门,预先支付的学费,就可能“打水漂”。近年来培训机构倒闭引发社会舆论关注,问题都集中在这方面。要防患教育培训机构的这一风险,我国有必要统一加强对预付费(预付卡)的管理,并把教育培训机构也纳入监管范畴。

  据了解,2012年9月份,国家商务部出台了《单用途商业预付卡管理办法》,该《办法》明确规定,发卡企业应在开展单用途卡业务之日起30日内,到商务部门进行备案。凡进行备案的企业,必须在规定的存管银行,存管不低于上一季度预收资金余额20%的资金。一旦“突然倒闭”,主管部门便可利用这一资金对消费者进行先行赔付。但这一办法治适用于从事零售业、住宿和餐饮业、居民服务业的企业法人。教育培训机构并不在此列。因此,对教育培训机构事先收学费的行为缺乏有效管理。

  熊丙奇认为,针对教育培训机构“卷款而逃”的问题,目前主要通过两条途径进行治理,一是行业自治,但这一行动并不具有强制性。二是地方教育行政部门,明确要求教育培训机构建立风险保证金制度。但有的培训机构并没有注册为学校,而是注册为企业,对外以学校为名进行招生、经营,对于这类培训机构,教育部门无从监管,葆婴婴儿,还有的教育培训机构,并没有按规定比例存入保证金。

  行业洗牌加剧

  与这些早教机构经营不善形成对比的是,早教头部机构上市、融资、对外投资消息不断。

  广证恒生发布的研报介绍,2019年早教市场规模约870亿元,对应渗透率约为19%。竞争格局方面,以美吉姆、金宝贝、新爱婴、运动宝贝、东方爱婴、红黄蓝亲子园等为代表的头部企业教学网点合计约3843家,市场占有率约21%。商业模式方面,早教头部品牌通过加盟已下沉至三、四线城市,北上广深杭等一线城市网点数量占比不超过30%。直营早教中心的净利率约13%。

  据媒体报道,10月17日,托育品牌MoreCare茂楷宣布获得早教机构金宝贝超亿元战略投资,这笔投资将用于MoreCare内容升级、头部管理等方面,及拓展金宝贝早教服务、延伸服务年龄段。

  而另外一家早教培训机构美吉姆也于2018年登陆A股。数据显示,美吉姆子公司天津美杰姆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今年上半年营业收入约1.77亿元,净利润约9209万元。

文章来源:十博体育
版权链接:早教机构跑路关门不断 预付款模式成顽疾
版权声明:若非注明,本文皆由十博体育原创,任何媒体、网站或单位和个人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
插图版权:文中插图搜集于网络,仅为良好的用户体验整理编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益请立即告知!
正文到此结束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