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敏洪不是新东方的瓶颈,“选择困难症”才是怎么喂婴儿

年前新东方吐槽视频的事本来应该冷了下去,年后一篇《新东方的瓶颈:俞敏洪本人》突然又将其推向台前,该文经过一系列复杂的“技术分析”,认为问题最终要出在俞敏洪本人的管理上。

俞敏洪这种励志教父成了瓶颈,难免惹来不少关注。诚然,新东方股价从一度过百美元到如今不足80美元,说掌舵人俞敏洪没有责任是不可能的,但身处教辅行业这个特殊领域,把庞大的新东方的所有问题都归咎于俞敏洪肯定也是不对的。

某种程度上,新东方的发展瓶颈,来源于教辅行业特殊的发展特征下新东方对教育情怀与现代企业管理的“选择困难症”,这造成了新东方既未坚守当初的本心,也未完成先进管理体系的构建,夹在半道不上也不能下。

而其所造成的运营管理与教学质量问题,从教辅行业的线下、线上、AI化发展脉络来看,也具备全行业警醒意义。

做不好“三化”,因为俞敏洪很尴尬

新东方是个全员教师的企业,所有人都要先从教师做起。但是,“教师”这个职业给人带来的某些独立化气质又与众不同。

在许多企业中,员工依赖企业进行工作,例如纺织厂工人的织布机和棉花,程序员的企业级服务器与多工种配合,这些都是员工自己无法自己制造,只能依附公司资源的东西。

而教师,可以完全依靠自己完成生产要素和生产工具的提供,教材、教案、教学,都可以一肩挑。

这种独特的教师员工制使得新东方员工的独立性大大加强,从事管理岗位后,表现出来的是相互工作配合的某种不契合,直接证明就是新东方流失率高且出来的员工选择去自主创业的很多。在中国,冠上“老师”名讳的还有媒体记者、咨询等工种,他们所做之事同样十分独立,管理层出来自立门户创业的也不在少数,因为一肩挑式的作风容易形成独立的工作作风与能力。

对现代企业管理来说,虽然鼓励创新,但在流程制度上的螺丝钉思维对整个体系的控制力十分重要。过于独立化的员工,小企业还好,一旦做大,不服管的现象就会越来越多(对应的,是胆子更大、行政花销更随性),改革推进难度就会越大,俞敏洪自己也承认,新东方的扩张是一个完全依靠个人能力的过程,例如分校的好坏完全取决于校长的个人能力。

而俞敏洪在2010年就开始讲、2019年内部信中再度谈起的三化(标准化、信息化、系统化),其实就是在解决教师独立性带来的运营管理问题,让员工从“全才”工作风格剥离。

这其中,有生产工具(教材、试卷)等统一制备,新东方2019财年Q2财报行政费用中的研发费用大幅增加就与此有关;有生产要素提供,例如新东方近年上马的教师在线备课系统、SPOC(Small Private Online Course 小型私人网络课堂)平台、VPS(新东方进步可视化教学体系)等,都是在弱化教师自生产能力、提升教师对机构的依附,让教师变得更像一个现代上市企业的员工,降低进入管理层后的独立秉性。

乍看,这没什么不对,但是问题偏偏又出在“教师”职业的属性上。

必须承认的是,俞敏洪是一个对教师拥有独立情怀的企业家,新东方是一个对课堂古板教育形式颠覆颇深的教育机构。三年前,俞敏洪在一片对在线教育的鼓吹中,不停地强调自己对课堂里教师与学生情感链接的重视,认为技术不是教育的全部,“在过去,只凭借书本也依然有人可以考出高分。”

教师的独立性、非螺丝钉化,是教师与学生能够产生情感链接而非做生意式地教授知识必要前提,早期的新东方都是靠这个博得学员认可(个性化鲜明的老师),新东方三化改革的推行与之背道而驰。

一个三化改革从2010年喊到2019年,个中的曲折不得而知,但新东方这种对情感链接与现代企业管理追求的矛盾与尴尬,必定是其中的重要原因。

其结果,造成了三化改革成了半吊子,到如今,一方面,管理层不太好管理的特性没有被遏制住(这需要彻底的三化改革),另一方面,无权无势的教师底层又被三化改革弄得怨声载道(三化施加的诸多规则),网络随便一搜,都是离职教师对新东方愤怒的言语鞭挞,年会吐槽成了一次集中发声。

教辅三级跳,但“第二代”还是没有逃掉“新东方问题”

新东方所面临的运营管理与教育质量问题,在教辅行业具有一定的共性。

事实上,教辅行业从发展脉络来看,可以分为一、二、三代(仅模式演进,不涉及优劣),当然,英语教育都是大头:

第一代,以新东方及好未来为代表,是传统教育外的班课模式,第二梯队还有精睿教育及瑞思英语等;

文章来源:十博体育
版权链接:俞敏洪不是新东方的瓶颈,“选择困难症”才是怎么喂婴儿
版权声明:若非注明,本文皆由十博体育原创,任何媒体、网站或单位和个人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
插图版权:文中插图搜集于网络,仅为良好的用户体验整理编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益请立即告知!
正文到此结束

热门推荐